云顶40083

许召元:2019年投资增速有望实现触底企稳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日期:2019-02-01
 

   当前我国投资仍然存在一定的周期性下调压力,但经过2012年以来市场内生性投资和政策性投资的两轮触底企稳,投资下调的内在压力已经得到较大幅度的释放。

   稳投资是当前宏观调控的一个重点任务,2018年四季度各项经济数据,特别是投资数据出来后,如何看待2019年我国投资增长的形势,准确判断稳投资的重点和着力点,在当前复杂的经济形势下,显得尤为重要。

   从2018年四季度各项投资的变化看,主要受益于制造业投资强劲增长和基础设施投资反弹,固定资产投资出现企稳回升的态势。全年投资增速从前三季度的累计增长5.4%,提高0.5个百分点至5.9%。展望2019年,房地产投资和制造业投资有下行压力,预计投资增速仍有可能继续下降2—3个百分点左右,但要看到投资价格指数下行,实际投资增速预计与2018年相比变化不大,呈现触底企稳态势。在国家稳投资政策支撑下,投资本身不会对经济增长产生较大压力,但需要进一步优化投资结构,提高投资效率,发挥投资经济增长的支撑作用。

   2012年以来的大调整中,政策性投资和市场内生性投资已经分别实现触底

   在经济周期的下行期,固定资产投资往往都会出现比GDP增速下降幅度更大规模的调整,从这个意义上来看,投资是经济周期的放大器和波动的主要原因,投资企稳回升往往意味着经济企稳甚至复苏。我国的投资变化规律与其他国家有所不同,主要是国家依靠强大的宏观调控能力,在市场性投资快速下行时,利用政策性投资实现托底,从而使总投资下行的幅度更小,因而更有利于经济的平稳调整。

   2012年—2018年间,我国投资增速从23.8%平稳下行到5.9%,有效实施了投资的周期性调整,并充分释放了投资快速调整的压力。在这一过程中,以制造业投资为代表的市场内生性投资从31.8%下降到2016年8月的2.8%,然后出现缓慢反弹,到2018年底实现9.5%的增长,可以说,在这一过程中,实现了一个周期性的调整,内生性投资下行的压力得到了一轮调整和释放。

   2018年以来,以基础设施投资为代表的政策性投资出现了大幅度的调整。基础设施投资(含电力燃气水)从上年的增长16.0%快速下跌到2018年9月份的0.8%,到12月份略微回升到2.0%,可以说,基础设施投资也实现了一个周期性的调整,大幅度释放了下行的压力。

   2019年制造业和房地产投资有可能出现新一轮下调,但幅度预计有限

   虽然市场内生性投资和政策性投资已经出现了触底企稳的调整过程,但2019年仍然有下调的压力。主要来源于几个方面,一是房地产投资很可能下调,随着我国房地产“房住不炒”政策的落实,以及房地产供应进一步丰富,房地产投资增速存在下调的内在压力,特别是2018年以来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速不断走低,不少地区土地供应出现了流拍或底价成交的现象,预示着房地产投资有较大压力。二是随着经济形势走低,制造业投资可能出现新一轮的周期性回调。三是由于地方政府融资能力限制,基础设施投资稳定增长仍有一定压力。但总体来看,几类投资的下行幅度预计都将有限,特别是房地产投资和制造业已经分别在2015年底和2016年中出现在1.0%和2.8%的底部,2019年应该都能保持高于前期底部的增长速度,再加上财政政策对基础设施投资的支持,预计2019年实现5%左右的投资增长是完全可能的。

   投资价格指数明显降低,实际投资增速有望企稳,对经济增长的带动作用保持稳定

   从经济增长的角度看,最终影响较大的是扣除价格因素的实际投资增长。2017和2018年,由于钢材、水泥和砂石等建材价格上涨幅度较大,实际投资增长速度很低,2017年第三季度以后已经多次出现了实际投资负增长1%左右的情况。2019年,虽然投资增速比2018年的5.9%会有进一步下调,但固定资产投资价格指数已经出现了明显下调的趋势,从2018年7月份的7.4%下降到12月份的4.7%,且仍有进一步下调的趋势,因此,2019年实际投资增速有望与2018年持平甚至略高。

   总体来看,当前我国投资仍然存在一定的周期性下调压力,但经过2012年以来市场内生性投资和政策性投资的两轮触底企稳,投资下调的内在压力已经得到较大幅度的释放,投资增速已经降至5.9%的低位,进一步较大幅度下行的压力较低,2019年有望实现触底企稳。但在出口和消费需求也在下行的背景下,仍然需要着力优化投资结构,仍然需要大力促进投资增长,特别是对经济增长拉动效应更明显、投资效率更高的民间投资增长,为促进宏观经济高质量发展服务。

作者: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第四研究室主任、研究员 许召元 来源:《中国经济时报》2019年01月25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