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顶40083

周宏春:绿色消费可成为经济增长新引擎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日期:2019-02-01
 

   改革开放的40年,是我国经济发展重点不断调整的40年。我国的发展已从“以生产为主”转向“以生活为主”,从解决居民生活“有没有”转向“好不好”。人们的生活好了,生态环境也宜居了,无论谁都无法否认这些客观事实。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数据印证了人们的感觉,更证实了习近平总书记在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作出的重大判断:实现了“从温饱不足到富裕小康的伟大飞跃”。

   消费作为经济增长主动力作用进一步巩固

   分析2018年经济运行数据可以发现,消费不仅对我国经济增长的支撑增强,也日益成为生产的目的。主要表现是:居民收入较快增长,支撑了人民生活的持续改善和消费的较快增长;居民消费增幅在加快;战略性新兴制造业、战略性新兴服务业保持较快增长;消费结构从实物转向服务,消费领域和方式不断拓展,旅游、文化、信息、健康等服务消费迅速增长;可供选择的消费品种日益增多。新产业、新产品、新业态、新模式不断成长。线上实物商品消费升级,发展新动能不断涌现。线下餐饮、旅游和文化服务普呈增势,服务消费与实物消费平分秋色。代表消费升级的数百万款年货一起亮相,除炒货、腊味、新衣服等“老三样”外,洗碗机、扫地机器人等智能家电,能搞定半成品家宴的厨艺小白,以及种类繁多的新一代健康产品等成为人们年货清单上的新选项。

   此外,还表现在老字号和国货受到追捧,在商务部认定的1128家中华老字号企业中,超过7成老字号在天猫和淘宝开店;进口消费渐成常态;小众深度游成为旅行新趋势等。总之,满足居民需求的物质消费和文化旅游消费等缤彩纷呈,支撑了6.6%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速度。消费升级路径增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韧劲,提升了中国市场的魅力。

   绿色消费可以成为经济增长新引擎

   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升级之中,既有转型之痛,也带来新的增长潜力、带来新的投资机会;宏观调控应当坚定不移地从扩大内需出发,既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扩大内需,生产出更多的好产品、增加生态产品供给,也要通过需求导向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以发展产业的办法解决好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,利用好我国的战略机遇期。                

   用正确的办法推进清洁供热产业发展。2016年以来,国家大力推进清洁供热产业的发展;清洁供热产业是一项涉及民生福祉的基础性事业,事关居民温暖过冬、能源消费、污染物排放等方面,是一种具有自然垄断性和正外部性的准公共物品;需要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和政府作用,从实际出发,在技术路线、装备生产、设施建设、运行管理和扩大就业等方面统筹规划,以尽可能高的安全保障、尽可能少的污染物排放、尽可能高的能源效率、尽可能多的保暖建筑物、尽可能低的成本支撑居民温暖过冬,增强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。

   大力推进绿色消费。据估计,我国每年在餐桌上的浪费达2000亿元人民币。消费中的浪费,不仅增加能源供应压力,还产生大量垃圾形成“垃圾围城”态势,影响市容市貌甚至危害居民健康。因此,必须推进绿色消费,让群众喝上干净的水、呼吸新鲜的空气、吃上放心的食物、生活在宜居的环境中。随着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化,应增加有机食品的生产和供给,保证产品优质、健康、绿色,确保粮食安全,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;推动种养加融合发展,提升品牌化和产业化水平,推动一二三产业协同发展,形成“一村一品”发展格局,实现绿色消费产品和乡村振兴的协同发展。

   大力发展循环经济。近日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“无废城市”建设试点工作方案》,要求持续推进固体废物源头减量和资源化利用,最大限度减少垃圾填埋量,将固体废物环境影响降至最低。适应生态治理现代化的要求,应当对“废物”进行更准确的划分,如在产品生命周期中,可以分出:新品、闲置品(再利用产品)、再生资源(再制造、资源化利用、能源化利用)等环节,并从实际出发,变废为宝,化害为利。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没穿几次的服装、全新的儿童玩具、运动器材等闲置品迅速增加,可以再利用,需要加以盘活,不仅有利于节约资源,是环境保护的根本之策;相关产业发展也应当得到支持。

   解决新业态中出现的新问题。随着快递业的快速发展,包装废物迅速增多。《2016年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告》显示,2016年中国快递业务量首次突破312亿件,相当于每人年均快递使用量约23件。处理包装废物,可以发展相关产业。应坚持市场主导、政府引导,立足当前、着眼长远,整体推进、重点突破,自主发展、开放合作等原则,将节能环保、新一代信息技术、生物产业、高端装备制造、新能源、新材料、新能源汽车等培育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动力;推动废物处理-环保-能源化利用的一体化,促进形成企业入园、产业集聚、发展集约的新模式,实现经济效益、社会效益、环境效益有机统一。

  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持续深入,消费对经济的基础性作用越来越大。同时,制约居民消费增长的障碍也亟待破除,如三四线城市购房者中有相当多的中低收入群体,居民杠杆率迅速上升,对消费产生了明显的挤压效应;在经济下行背景下,居民预期收入会减少,也会抑制消费等。因此,需要我们处理好发展和环保的关系,继续将发展作为第一要务,持续提高居民的收入水平,支撑居民消费增长,并实现绿色消费的可持续发展。

作者: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副巡视员、研究员 周宏春 来源:《中国经济时报》2019年01月25日